化妆知识

1400年的摩崖造像“被化妆”被无知毁掉的文物不止它

它是巴蜀地区最早的摩崖造像之一,因为形成过程复杂,且凿法独特,在四川地区属于孤例,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。

说起石窟造像,人们大多知道敦煌莫高窟、大同云冈石窟、洛阳龙门石窟。其实在巴蜀地区,也有着星罗棋布的摩崖造像。

所谓摩崖造像,是指在山崖上刮摩或在石头上刻划出的佛教造像,具有极高的史料和艺术价值。透过对它们的研究,能窥见千百年来佛教文化的变迁。

这次被涂色的石飞河摩崖造像,位于南江县赤溪镇金银村5社,因为被树木遮挡,直到2021年才被发现,加了雨棚和监控。

虽然发现得晚,其价值却不一般。它始凿于北魏晚期,将地表天然石包开凿为造像碑,在初唐、武周和中晚唐又有续凿,非常罕见。

谁也没想到,它的文物等级还没认定,就突然被破坏。工作人员通过监控发现涂色后,迅速赶过去,已经来不及制止了。

这些村民的初衷,是为了给菩萨还愿重塑金身。他们自认为是在做好事,直接拿着丙烯类颜料上手去涂。殊不知,给造像带来了不可逆的伤害。

面对这些七八十岁的老太爷,文物保护工作人员无可奈何,回应说:“我们也不好处理,只有批评教育。”

北大考古文博学院教授秦大树提到:“如果要把涂色洗掉,对石质文物的表面会造成一定损害,会和造像的原始状态有所差别。”

很明显,石刻上的衣纹、璎珞、开脸等,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。就算修复了,也可能丢失一部分文物的历史信息。

同样在四川,之前就有热心村民自发捐钱聘请工匠,把安岳县的南宋佛像涂得五颜六色,让人无比惋惜。

直到相关部门调查后,水落石出,多名负责人被审查调查。后续,建筑又将重新恢复成原有的青砖黑瓦。

辽宁朝阳的云接寺佛塔附近小庙的清代壁画,一度让北大考古文博学院的博士生刘拓念念不忘,时隔两年后专门去拍,却被“修”得面目全非。

民间这类文物的破坏,当事人可能不是有意的,但因为观念上的落后和审美上的缺失,一不小心就会造成不可逆的损毁。

清华大学博士生徐腾专门做过一期关于河北易县“奶奶庙”的演讲,他发现一位绿衣服“神仙”,手里竟拿着方向盘,让人啼笑皆非。

然而,民间的很多东西没有这样的使命感,“它想做的就是在困苦的生活当中尽可能给大家提供一些消遣,以及在精神无助的时候提供一些心理上的安慰。”

虽然我国文物保实施条例规定,任何单位和个人必须在国务院文化和旅游主管部门的批准下,才能进行文物修缮和保护活动。但现实往往是破坏已经酿成了,才后知后觉采取弥补措施。